在商海打拼多年,把瀕于破產的400人的小藥廠,發展成年產值2億元的800多人的制藥公司,而我從一個意氣風發的青年人變成頭頂絲絲白發的中年人,為了工作,顧不上老人孩子,也沒時間享受家庭溫暖,一個壯小伙子,幾次昏倒在工作崗位上……這一切究竟為了什么,僅僅是為了錢嗎?如果這樣,人的價值何在?
很偶然的一個機會,看到松下幸之助的一篇文章,文章里講了一個觸動他心靈的故事:有一天,松下幸之助收到一位老先生的來信,信中說他是一名眼鏡商,在報紙上看到松下的一張照片,佩戴的眼鏡款式太陳舊了,希望松下到他們眼鏡店,他幫忙重新配一副,并留了店址,是札幌一個什么地方。松下幸之助以為就是一般拉生意的信件并沒有在意,很快就把這件事情淡忘了。很多年以后的一天,他到札幌去做一個演講,演講結束的時候,臺下走上來一位老人,他說他就是多年前給他寫信的那個人,他盯著松下的眼鏡說:“您的眼鏡樣式太陳舊了,請到我的店里重新配一副吧!”松下說自己行程太緊、沒時間,“就十分鐘!”松下被老人的堅持感動,就跟他去了那家店鋪。去了他才大吃一驚,原以為是一家很小的眼鏡店,居然位于札幌市中心的黃金地帶,店面好幾層樓,店里人來人往,很是興旺,店員們熱情周到,動作麻利。松下很不解地問那位老先生:“您生意這么好,為什么要用幾年的時間關注我這么個小單生意呢?”老先生慢悠悠地說:“因為您經常出國做生意或演講,接觸很多外賓,而您的眼鏡樣式過于陳舊,我不想讓別的國家的人以為日本沒有好的眼鏡店。” 這件事給松下幸之助很大的觸動:一個人的能力越大,影響的人就越多,當他把生意做到全國、做到全球時,他所代表的不再是他自己,而是一個國家。眼前這位老人,因為有了這么大的胸懷,才有了這么大的生意。這個故事也讓我豁然開朗,一個企業家要有博大的胸懷,企業做小了是個人的,做大了就是國家的,就是人民的,他應該承擔起自己的社會責任。
“制好藥,為人民”是我們制定的企業宗旨,以前我很寬泛地定義了“人民”的概念,但現在認識到,其實他是每一個具體的人,是我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。制藥企業,是一份“行善積德”的事業,他給了許多人獲得健康的機會,許多人也給了他高尚起來的機會,關鍵是要匍匐下身子,匍匐下心。2003年“非典”來了時,我們倡議全市醫藥行業捐獻百姓急需的醫療藥品和器械;2008年5.12汶川地震,我們又捐贈了價值100萬元的藥品。這一切讓我看到了我忙碌的價值,這一切讓我感到快樂。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。當一個人站得足夠高時,所有尖刻的語言只能成為他不斷攀爬的動力。天成藥業將致力于人類健康事業的發展,"以振興滄州醫藥事業為己任,以建設中國一流企業為目標",斷創新,不斷提高企業核心競爭力,不斷打造企業品牌,實現企業的可持續發展。
我們會更加專注于藥品的研發和生產,力求精益求精,讓所有患者服用天成的放心藥并獲得健康。為了心中的那份大愛,我會帶領我的團隊繼續前行。

免费的黄色网站